设计师,你距离被淘汰还有多远?

作者:飞翔的松江人        发表时间:2015-12-30         文章来源:点击访问

静电说:前几天看到这篇《我为什么要提“产品经理型设计师”》文章,碰巧之前跟同行交流,我问大家,你是想做“具有产品思维的设计师”,还是“有设计师思维的产品经理”,几乎所有的人都选择了前者。是的,被压制,被束缚,这就是设计师现在的苦闷和无奈。可以说,大部分设计师都是不开心的,因为他们无法自由飞翔,他们总是被某种力量束缚了手脚。所以,在那次对话中,我也提出了和本文作者类似的观点,那就是“具有产品思维的设计师”,也就是文中的“产品经理型设计师”。

 

在现阶段,设计师困惑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外界,另外一大部分,则源于自身。这也就是作者在文中揭示的现象,在作者演讲的过程中,很大一部分设计师抱怨,演讲者为什么不来点“干货”?这么吹水装逼有什么意思?他们希望听到更多的是,如何画图标,如何做界面,如何让自己的设计稿更美。然而,当听到作者讲到所谓“形态”,设计师所面临的困局的时候,他们嗤之以鼻,他们默不作声,他们像学生那样静静的听着,毫无反应。

于是,如此期待“干货”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设计师们,却日复一日的做着不开心的事情,被任何人指点江山。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愿意独立思考,我们宁愿做流水线上的“美丽的工人”。

另一方面,作者提出了“全栈设计师”这一概念,大部分人认为,全栈设计师一定是代码和设计的双料大神。但你可能还不知道,“全栈设计师”,另一个层面,是具有产品经理思维的设计师,即作者提出的“产品经理型”设计师。

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其实是想点100个赞的,因为这和我提倡的“具有产品思维的设计师”不谋而合,其实静电想说的还很多,改天单独成文来阐述这个问题。 不过,对于大多数期待干货的我们,我非常非常强烈的推荐每一个看到本文的设计师,好好读读本文,真的。

也许某一天,我们可以替代某个让我们感到困惑的角色,真正成为“具有产品思维的设计师”,这才是设计师真正的形态。

《创意型领袖》这本书同样躺在静电的书架里,每当对现实感到无力的时候,翻翻它,然后让我们一起期待那一天。很多人问,为什么不转产品经理呢? 因为我在坚守设计师这个梦,我是设计师,现在是,将来也是。

下面来读这篇飞翔的松江人的文章《我为什么要提“产品经理型设计师” 》


昨天给优设做了一次分享,虽然去听的人不少,但是当我站在台上,看着台下乌央央的“好学生”,突然就有一种无力感。我突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安安静静的,不声不响的,就那么坐在那里,就像好学生听老师上课一样。这和我所期待的氛围差距太大。事后,我和牛MO王聊天聊起,我觉得但凡生长在中国的好设计,大多都不是好学生。正因为都不是好学生,所以会质疑,会思考,会有自己的创造力,会为了证明自己,在自己擅长的事情里拼命努力。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群“好学生”,整个气场变得奇怪。我在那一瞬间,突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再加上上台的时候喉咙被封住了一样,说话无能为力,心情其实比较沮丧。

1

后来回想起来一个细节,发现了一些问题:JJ YING在上面分享的时候,后排有一个小女生在那边小声嘀咕:“为啥不说一些设计规范,设计技法之类的,尽在那里吹水…”其实我当时想告诉她,设计规范,总在变化,设计技法,迟早会被技术淘汰。这些东西,当然可以拿出来分享,可是有什么用?然并卵!

准确的说,昨天分享的嘉宾都不错,私下交流的时候,都感觉颇有收获,很多人说的并不是那么好,但是设计牛逼的人,一定就要是能言善辩的么?——也许他们沟通能力会很强,但是演讲和分享,是另一回事。不管别人怎么说,至少从我个人的感受,他们在台上说的很多东西都是对我很有帮助的,在这里,我要感谢他们。

昨天另外一件让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自从我PO出了“产品经理型设计师”这个概念,朋友圈就和炸了一样。有点赞的、有疑问的、有质疑的、有指责的。按照我现在的性格,这些事情本不该去过多理会。但想到昨天在台上看到的景象,我觉得我不得不出来说一下,为什么我要提“产品经理型设计师”。

先从设计师角度来说这个事吧~

很多人说我依老卖老,那我就依老卖老了。下面几个问题,我提出来,大家想想,有没有更好的答案?如果有,可以质疑,可以反对,如果你说服了我,说的有道理,我会为你鼓掌喝彩——我希望有调皮捣蛋的“坏学生”来搅局,通过思考得出更好的答案。

1、作为一个设计师,40岁以后怎么办?也许你会说,如今这世道,明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想这么久远,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长远的打算总还是有的。

2、你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最顶尖能做到什么程度?一个月月薪能拿多少?十年能赚多少钱,这些钱能干些什么?

3、都说苹果的艾维是设计师的偶像,因为他改变了世界!但是中国有没有?

4、国内500强的知名企业(广告设计公司除外),有多少高级管理层,是设计出身?并且以设计的身份管理着公司?

这4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似乎大家说完了都很悲观,似乎这4个问题很负能量。那么,我来说下我的感受。

不知道去现场听的同学是否注意到我当时分享过这样的一个文案:

这是个剧烈震荡的时代,很多规则都在被打破和重建。在这个过程中,一切皆有可能。传统行业在改变,互联网行业在改变,但是变化最小的,还是设计行业。

为什么这么说?就如同文案里所说的:中国从来不缺乏不合格的产品管理者和不合格的设计师,问题就在这里,双方彼此影响,彼此发酵,最终成为了恶性循环。

1

作为不合格的管理者,他会提出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需求,完全没有可实现性——因为他不合格,不专业——至少在设计这方面是如此。于是,在他的带领下的设计师,并不能设计出好的东西,他满意的东西,符合他要求的东西。于是他会思考:“既然你做不了创意性的设计,那就去干美工的活好了,我告诉你要什么,你就去做什么,这样不就行了?”于是,他们开始把设计师的翅膀绑住,不让他们发挥,设计师,慢慢地开始走向美工。

而我们的设计师,看到不合理的需求,第一反应不是去问“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而是剧烈的反弹,觉得这样不好,但又说不出为什么不好——因为没弄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于是他们争执了半天,也拿不出有力的武器去反驳这些不合理,最终的结果,大多是妥协。然后妥协习惯了,“想通了”,干脆不管不顾了,破罐子破摔。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自己降格成了一名美工。

于是恶性循环产生了,需求方对于设计的不信任,导致需求方长期以来一直以美工的要求要求着设计师。另一方面设计师不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于是反抗总是无果,久而久之就真成了美工。而时代变了,不少企业都开始想寻找能够发挥创意,有能力改变产品、改变世界的设计师的时候,却发现满世界没有这样的设计师,于是最终只能妥协,把设计当成美工来使唤——这就是设计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我所看到的问题。

由于设计这个行业大环境如此,所以设计这个行业,尽管表面上看起来近几年得到了尊重——至少工资待遇方面有了提升,但是从骨子里,公司对设计师的要求,大致还是美工。也由于设计这个行业大环境如此,所以哪怕最顶尖的设计,在公司的体制里混,最强也就到个设计总监,创意总监的位置,一个月拿个十来万——看似挺多,但实际上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不少有能耐的设计师跑出来创业开公司,结果因为不了解市场,不了解“为什么要开公司”,最后也挂了。还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苹果能出艾维这样的大神,而中国出不了,因为水土不服。更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国内500强的企业(广告设计公司除外),至少我没听到哪家公司的高管是以设计师身份来管理着公司的!

这个现象正常么?太不正常了!说好的艾维呢?!说好的设计能改变世界呢?!你不是说国外已经开始有DEO的模式了么?!

1

说到DEO,那就说说国外的情况吧!认识了不少来自国外的“中漂”设计师,他们一开始很羡慕中国设计师,因为“市场很蛮荒”,他们可以带着他们先进的资本主义设计经验,试图在中国风生水起,改变社会主义设计现状,但最终发现,他们失败了。因为中国的市场,过于蛮荒,大家重视美工,又轻视设计。所以设计这种东西,在中国很没价值——正如之前所说,这种局面来自于不合格的产品管理者与不合格的设计师双重影响下的恶性循环。

真正在国外发展的设计师,认识的不多。但是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当一个国外牛逼设计师接受采访的时候,往往会说:“我爱死我的团队了,我和他们一起在做一件很酷的事情!这是一帮有意思的疯子!我爱死这帮混蛋了!”

如果在国内,同样的场景,也许会说这样的话:“感谢领导的信任,把这件工作交给我,感谢公司的培养,感谢我的团队给我的支持!”

有没有感觉到差异?对于老外而言,“我和我的团队在一起做一件很COOL的事”,对于我们的设计师“因为领导给我机会,交给了这样的任务,所以我成功了”——这就是差异!也正是因为这点,设计师的成长,到了一定程度成为了瓶颈。国外设计师,对于项目有很强烈的参与感,他和他们团队的成员是一体的,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而国内有太多的设计师,不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认为是“领导布置的人物”,团队之所以配合我,支持我,只是因为这是领导布置的工作。所以,国外的牛逼设计师,能看到整个项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样和其他人配合,一起干好这件事。而国内,我们的设计师,往往是来了需求看一眼,做的不对再返工,做的不对再返工——实在很悲哀,“不对”这个说法,应该是技术指标层面的,而“不合适”才是设计层面的。然而,现在衡量设计师的词用到了“不对”——是不是很悲哀?

那么,我们能不能改变这种局面?我觉得是可以的——因为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然而存在必须是合理的。所以我提出了产品经理型设计师的概念。

为什么不提直接做DEO?因为跨度太大,当你连在做什么都弄不清的时候,要去以设计领导力改变产品,改变世界,难度太大——这样的人,不好找,也不容易成为群体,没有群体,就无法产生环境,就行不通走不长。但是从现实角度,把设计师的视野,辐射到一个项目,这还是做得到的,而且是对设计师本身有好处的——至少大家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该怎么把这件事做好。

那么产品经理型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又该是什么关系?——很多人为之喝彩,因为觉得终于有机会“干死这帮SB产品经理了”!也有人因此提出质疑:“这样一搞,置产品经理于何地?会不利于团队的和谐!”其实我觉得大家都理解错了,我觉得,我构想中的产品经理和产品经理型设计师之间的关系,应该类似于《亮剑》里李云龙与赵刚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李云龙赶走了这么多任政委,上级还在不断派遣政委下来?因为领导们明白,李云龙这人,打仗行,但是不服管,而且并不清楚“为什么要执行上级命令”,所以总是各种违抗上命。这样的人,没人制衡是危险的。而赵刚之所以最后能留下来,除了一开始过硬的狙击技术,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彼此臭味相投,能尿到一壶里。

李云龙是一个干实事的人,但是全局观不够,而赵刚打仗不行,却有全局观,这样的搭配就是最合适的搭配——李云龙亦如我所说的产品经理型设计师,赵刚则是产品经理。一文一武,一内一外,这样的搭配,才能把团队管理好,带着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做产品也是如此。

在中国,不合格的产品经理很多。但不合格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产品经理要干的事情太多,除了管理产品本身,还有太多的外围的事情要做:对外沟通协调、政府关系、梳理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过滤上面传达的信息、时不时还要兼一下运营的事情——就是有这么多的公司,弄不清产品和运营的关系。当一个人,需要在这么多事情上都要做的情况下,他想在什么地方都专业,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这个在管理学上来说,是管理幅度的问题。既然他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为什么没人能帮他分担一些事情?——至少在产品本身上,可以分担掉很多事情。

1

产品经理在职能上是凌驾于那个帮助他的人的,从大局观和决断力上,产品经理是绝对至高的。但是深入团队,深入产品细节的工作可以交出去。这样他就能更集中精力在他应该集中精力的地方,也会使得他更专业。

那么,谁适合做“帮助产品经理的人”?我觉得应该是产品经理型设计师——设计师本就能做到这点,很多人没意识到而已。设计是处于需求的最后一环,设计的工作是将需求具象化,视觉化;同时设计也是执行的第一环,设计的好坏,直接会影响到产品在受众心中的第一印象。所以设计师才是那个更适合帮助产品经理的人。

1

然而,很多人依然有疑问,真有这样的设计师么?我想了下,至少现在,我不知道。

所以,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开始尝试培养这样的设计师。一开始的尝试,让我有一些小失望。我想方设法想把束缚去掉,还他们自由,但是发现,翅膀被束缚的太久了,忘记怎么飞了。身边的朋友劝我,放弃吧!也许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你帮不了他们,他们不可能知道你在帮他们。但是我就是个拧巴的性格,越这么说,我越要拧巴。于是我更努力的去做这件事。至少现在,我觉得他们正在努力的试图重新展开翅膀。也许他们成长起来的那天,就是我证明,在中国,真有这样的设计师的一天!——真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 设计侃大山 公众号,作者:飞翔的松江人

本文原标题《我为什么要提“产品经理型设计师”》

经作者授权转载

AD时间:

《Sketch+Xcode双剑合璧-移动UI设计师快速上手指南》各大电商火热发售中。欢迎至当当,京东及天猫商城选购。